叁名工程,想继续读书行大篆

  记
者:您现在成就很高,才四十多岁,获过很多中国书法的一些专业奖项,总结这么多年的经验,您总结了一句话,您说书法的根本就是自然的书写、书写的自然,这是您总结出来的经验之谈是吧?

图片 1

       王羲之书法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书苑。王羲之书圣地位的确立,有其演变过程。南朝宋泰始年间的书家虞和在《论书表》中说:“洎乎汉、魏,钟(繇)、张(芝)擅美,晋末二王称英。”右军书名盖世于当时,而宋齐之间书学地位最高者则推王献之。献之从父学书,天资极高,敏于革新,转师张芝,而创上下相连的草书,媚妍甚至超过其父,穷微入圣,与其父同称“二王”。
说起书法,不能不说王羲之;说起王羲之,几乎是家喻户晓,说不定还能说出几个有关他的故事。这也算是中国独特的书法文化现象。

  记 者:您是想达到一种宁静的强大吗?

学习行草书,应该从哪位书法家的行草入手?

  南朝梁陶弘景《与梁武帝论书启》云:“比世皆尚子敬书”,“海内非惟不复知有元常,于逸少亦然”。改变这种状况的是由于梁武帝萧衍推崇王羲之。他把当时的书学位次由“王献之——王羲之——钟繇”转变为“钟繇——王羲之——王献之”,在《观钟繇书法十二意》中,萧衍云:“子敬之不迨逸少,犹逸少之不迨元常。”“不迨”,或作“不逮”,不及之意。萧衍的地位使他的品评有特殊的感召力,因而舆论遂定。

  宇文家林:就是因为喜欢写,是自己的一种需要吧。拿起毛笔有一种亲切感,觉得很愉快。几乎每天要写写,有时候出差几天没有碰毛笔,自己总感到有点不舒服。书法对我而言是艺术,也是一种生活的需要,是一种生活状态。

这个问题我想没有标准答案,我只能谈谈自己的体会。

  中国书史上虽推崇王羲之为“书圣”,但并不把他看作一尊凝固的圣像,而只是看作中华文化中书艺创造的“尽善尽美”的象征。事物永远是发展的、前进的,王羲之在他那一时代到达“尽善尽美”的顶峰,这一“圣像”必将召唤后来者在各自的时代去登攀新的书艺顶峰。

  宇文家林:慢慢打通,追上去。

  历史上第一次学王羲之高潮在南朝梁,第二次则在唐。唐太宗极度推尊王羲之,不仅广为收罗王书,且亲自为《晋书·王羲之传》撰赞辞,评钟繇则“论其尽善,或有所疑”,论献之则贬其“翰墨之病”,论其他书家如子云、王濛、徐偃辈皆谓“誉过其实”。通过比较,唐太宗认为右军“尽善尽美”,“心慕手追,此人而已,其余区区之类,何足论哉”!从此王羲之在书学史上至高无上的地位被确立并巩固下来。宋、元、明、清诸朝学书人,无不尊晋宗“二王”。唐代欧阳询、虞世南、褚遂良、薛稷和颜真卿、柳公权,五代杨凝式,宋代苏轼、黄庭坚、米帝、蔡襄,元代赵孟頫,明代董其昌,历代书学名家无不皈依王羲之。清代虽以碑学打破帖学的范围,但王羲之的书圣地位仍未动摇。“书圣”、“墨皇”虽有“圣化”之嫌,但世代名家、巨子,通过比较、揣摩,无不心悦诚服,推崇备至。

  宇文家林:是继承与发展的一个阶段。刚才讲现在大家扎堆都在学“二王”。“二王”有好多东西啊。不要以为学“二王”成了一个问题,这不是什么大问题。它是发展中的问题,继承中的问题。

回答:

      
  王羲之(303-361),东晋书法家,字逸少。原籍琅琊人(今属山东临沂),居会稽山阴(浙江绍兴)。官至右军将军,会稽内史,人称“王右军”。他出身于两晋的名门望族。王羲之十二岁时经父亲传授笔法论,“语以大纲,即有所悟”。他小时候就从当时著名的女书法家卫夫人学习书法。以后他渡江北游名山,博采众长,草书师法张芝,正书得力于钟繇。观摩学习“兼撮众法,备成一家”,达到了“贵越群品,古今莫二”的高度。

  记 者:您是个什么性情的人?

字入晋,必有神。

《兰亭序》局部(唐 冯承素摹本) -书法欣赏

  宇文家林:看您怎么去理解,谁不希望日子过得好点。纯净,跟这个是两个概念,它是思想上的一种纯度,人类对美好生活的追求是正常的。这个话题很大,它包括艺术和生活的联系,艺术和生活的对比,等等。一下子讲不清楚的。

这就是我自己学书法的体会,只一己之见,谬误之处请包涵。
图片 2

      
后来的书家几乎没有不临摹过王羲之法帖的,因而有“书圣”美誉。他的楷书如《乐毅论》、《黄庭经》、《东方朔画赞》等“在南朝即脍炙人口”,曾留下形形色色的传说,有的甚至成为绘画的题材。他的行草书又被世人尊为“草之圣”。没有原迹存世,法书刻本甚多,有《十七帖》、小楷乐毅论、黄庭经等,摹本墨迹廓填本有孔侍中帖、兰亭序[冯承素摹本]、快雪时晴帖、频有哀帖、丧乱帖、远宦帖、姨母帖、平安何如奉橘三帖、寒切帖、行穰帖以及唐僧怀仁集书书《圣教序》等。 与两汉、西晋相比,王羲之书风最明显特征是用笔细腻,结构多变。王羲之最大的成就在于增损古法,变汉魏质朴书风为笔法精致、美仑美奂的书体。草书浓纤折中,正书势巧形密,行书遒劲自然,总之,把汉字书写从实用引入一种注重技法,讲究情趣的境界,实际上这是书法艺术的觉醒,标志着书法家不仅发现书法美,而且能表现书法美。

  宇文家林:行草,它是以东晋王羲之一脉来的。所谓的比较,它不叫比较,它有一种吸收的方式。王羲之这一脉书风,后代有谁,人家怎么学习王羲之的,要做对照。它是一个启示。等于说,从王羲之开始,东晋过来到隋唐,到五代,到宋元,到明清,到现代,它是一个什么样的启示,有什么写得好的,应该怎么写,他为什么写得好,他是怎么样接受王羲之的。我是这样一种比较。

图片 3

  王羲之的书法影响到他的后代子孙。其子玄之,善草书;凝之,工草隶;徽之,善正草书;操之,善正行书;焕之,善行草书;献之,则称“小圣”。黄伯思《东观徐论》云:“王氏凝、操、徽、涣之四子书,与子敬书俱传,皆得家范,而体各不同。凝之得其韵,操之得其体,徽之得其势,焕之得其貌,献之得其源。”其后子孙绵延,王氏一门书法传递不息。武则天尝求王羲之书,王羲之的九世重孙王方庆将家藏十一代祖至曾祖二十八人书迹十卷进呈,编为《万岁通天帖》。南朝齐王僧虔、王慈、王志都是王门之后,有法书录入。释智永为羲之七世孙,妙传家法,为隋唐书学名家。

  宇文家林:没有什么成就,只有一点点成绩。自然的书写、书写的自然,这个其实也不叫总结。平常喜欢书法,也喜欢看一些文史哲方面的书。通过读书学习,我感觉,自然是中国书法书写的一种基本状态。古人写字就很自然。为什么现在好像觉得比较重要了,因为现在这个社会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跟古代社会不一样了,人的想法太多,让书法承担了太多太多的东西。我感觉书法还是应该靠生活近一点,通过书写反映一种自然而然的东西。

再次感谢邀请,欢迎关注不二斋。

更多书法欣赏

  记 者:通过这样的一个比较,您得到的书写的基本元素是什么?

图片 4

  记
者:其实您说您不愿意想那么多,但是我觉得您骨子里其实对书法的认识还是非常清醒的。

你现在如果要接着学习行书的话,也是可以的,但是也一定要同时练习楷书,楷书的功夫不能丢啊,一定要把楷书写好,越往后写,你越会发现楷书的书写功底的重要性,这个是我个人的经验。

  宇文家林:是。

但是,还是稍微存在一点问题,楷书写的还是不够精致,比如第四行的“属”字和“学”字的关系就没有处理好,显得乱了,“属”字的结构也没有写好。

  宇文家林:更近一点。

我已服食丹药(五石散)很久了,仍只是一般般,大概是与我的年龄有关吧,因此也就这样了。您一定要多保重、爱护自己的身体最为重要。当写此信时,感到很惆怅伤感。得知您已经行至吴地,想必很快会离去而不久住。小弟(这个“叔”在这里是指郗愔的弟弟郗昙,王羲之的内弟)也当赴任西行了吧,等待您的回信。

  记 者:您为什么把行草作为一个突破口呢?

图片 5
图片 6
图片 7回答:

  宇文家林:是的。在喜欢书写的基础上,有那么一点点所谓的想法就行了,尽量让生活慢下来。如果你想法太多了之后,所谓的快不光包括生活得快,也包括想法也快。想得快也就去得快,也就慢不下来。慢,才有静思的空间,才能达到一种很儒雅、一种很纯美的程度。

谢谢悟空官方邀请!

  记 者:您这样比较的结果是什么?

回答:

  宇文家林:形态各异。举个例子,我们到新疆去,看到天山,那些山脉很高大,立刻觉得山美啊,很壮美,但是它有个前提,它很宁静,它是宁静之中的高大,如果它不宁静却很高大,它就有问题了,那就属于张扬了。它是宁静之中的一种雄强,很干净。到新疆你去看看,那山都有这种感觉。如果它没有这种状态的话,它可能就不会达到一种高度。书写也是这种情况。

这是王羲之写给妻弟郗愔的一封书信的后半部分。意思是说:算起来与您分别到现在已有二十六年了,虽然这期间有书信问候,仍不能消解我阔别的情怀。读了您先后两封来信,只是徒增我的叹息与感慨。近来,我这里出现了五十年来不曾有的积雪凝寒。想您近况一切如常,希望来年夏秋之际,或许能再得到您的来信,我周围的人庸俗的很,怎么可以与他们交谈!

  采访地点:江苏省南京市

郭瑞峰

  记
者:那我们现在再问一个问题,其实达到这样的一种自然的书写、书写的自然,一定要在精神上达到一种慢生活的状态,是吗?这种慢生活的状态,更靠近古人,也更靠近您的这种理念,是吗?

\t

  记
者:那书法其实是改变了您的很多生活轨迹了,如果不写字的话,可能您的生活是另外一种状态?

临帖的最终目的是提高自己的水平,而不是为了临帖而临帖。这就要求有很强的针对性,想汲取什么,想舍弃什么,要有非常清楚的认识。高手临帖表面上看起来往往并不像,其实不是不像,而是看到的是更深层的东西,想要的已经吸收过来化为自己的了。这种认识水平的背后,同样需要文化功底作支撑。否则,只能跟着别人来回跑来跑去。比如,通常认为写草书要写《十七帖》,那好,也跟着写《十七帖》,但并不知道学什么,只能是眉毛胡子一把抓。结果,写了很多年水平也没提高,照着帖写看着还挺像,离开帖就面目全非了。当今,这种情况是大多数。所以,反映出来的总体面貌是两种,一种是匠书,一种是俗书,俗书里面还包括怪书和丑书。相对而言,匠书还好一些,必定还有一定的功力,俗书就一无是处了。这背后反映的是文化的严重缺失。

  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草书专业委员会委员

回答:

  记 者:您觉得我们的书法现在处于一个什么样的阶段?

图片 8

  采访时间:2013年7月9日

当然,也可以练习颜真卿的寄侄稿。个人以为,寄侄稿难度更大些。

  1966年出生

那么,对于一个文化程度较低的人,面对一本字帖的时候,看到的只是表面的笔画而已,内容是什么根本不知道。即便是楷书帖,看到的也只是单个的字,说的是什么同样不知道。所谓的临帖只不过是模仿表面线条的效果,内在的精神气质根本看不出来,也就不可能产生共鸣,就更谈不上掌握了。需要强调的是,没有共鸣感是不可能学好的,临再长的时间也没用,自视认为临的很像了,其实根本没有入门。通常的情况往往是,越是竭力追求表面的所谓像,离实际的差距就越大。因为不理解,何谈能做到。

  记
者:说得好。真正的书写,其实是一种很纯净、很干净的,没有任何压力的这样一种很自然的状态。您一直在慢慢靠近这样一种状态,我相信您生活中一定是这样一个无所求、很淡泊,然后也没有什么压力的人吧,生活中是这样的人吗?

选择自己喜欢的字体,同时又符合自己性格的字体去学习吧,适合自己的字帖才是最好的……
图片 9

  宇文家林:你说你这个“贾”,中国的字形它偏长一点,但确确实实这个长方块字它很美。如果你把它写得很扁,美吗?不美,很做作。有规律,又和而不同。

另外,题主也可从王羲之的草书《十七帖》入手。

  记 者:我觉得好像现在大家扎堆都在学“二王”?

图片 10

  宇文家林:不学“二王”学谁呢?宽泛的“二王”是一个帖学系统,从古到今,要看怎么去学。对于行草,“二王”是源头!追源,这是好事情啊。至于学它有什么结果,要根据各人的情况。才情,学识,慢慢会形成一个什么面貌?要看个人造化。我们看看《大观帖》、《万岁通天帖》,基本上是那个时代书写的一种状况。你翻翻看,很多人写得很相似的,和而不同嘛,有不同的地方。所以学“二王”不是什么坏事,所以不要担心。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回答:

  宇文家林:一切随缘,用心书写。

既然有颜楷的基础了,学习行草书也不是多难的事情。

  宇文家林

面对一本字帖,能掌握到这种程度,心里就非常有底了。这时一个活生生的王羲之就站在你的面前了。如果有一定的历史知识,对当时的社会背景再有进一步的了解,就会非常清楚为什么王羲之能把字写成这样,强烈的共鸣就会油然而生。这时候再去写这本帖,就非常容易掌握,甚至说想写不好都难。但是做到这一点需要具备一定的文化知识。首先是断句,术语叫句读,因为古人写文章是没有标点符号的,句读错了,意思就都错了。其次是翻译,想理解其内容,必须要翻译成现代白话才行。这些没有一定的文化修养是做不到的。

  记 者:您这一路走来,您学习书法的这个路径和风格是怎样的?

二是何绍基的行书。其行书以颜字为根基,融入碑学的写法,走的是碑帖融合之路。

  宇文家林:可以,它能反映我的原状态。

如果要学习行书的话,我建议你可以直接学习王羲之的《集字圣教序》,对于有基础的书法爱好者来说,这是入门行书的最好的选择,练习王羲之圣教序的同时,还可以练习王羲之的手札,毕竟王羲之《圣教序》是拓本,需要墨迹来辅助练习。

  记
者:那就是说您写字写书法应该有三十年了,您说这三十年是特别开心的三十年,您说您是一个快乐的书写者,是这样吗?

学习行书首选《宋拓怀仁集王羲之圣教序》王羲之书法和颜真卿的书法从笔法上讲是有传承关系的。

  记 者:用笔?

题主说自己学习了颜真卿的楷书,想继续学习行草书,问从哪位书法家入手,看了题主写的颜体,第一感觉是很好的,结构、章法都没有太大问题,用笔也很灵活,写的字很有自己的想法,有了这种基础再去练习行草书,一定会进步很快。

  记
者:那您书写已经三十多年了,现在是否已经达到了这样一个境界呢?就是自然的书写、书写的自然,达到这个境界了吗?

高层次的书法表面上看起来平淡自然,祥和安静,不吵不闹,没有奇怪之笔。然而,内涵却极其丰富,每一笔都蕴含着深厚的修养。粗俗的书法表面上气势张扬,潇洒流畅,造型奇特,很有气魄,非常热闹,但内在却空洞无物。二者的区别就在于文化。

  宇文家林:要感谢中国书协,展览造就了当代书法家。“三名工程”的书法家都是通过展览走出来的。展览多是好事情,同样也是一把双刃剑,就看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首先要把作品写好,投稿参展,我觉得是需要的。回避展览不现实,艺术已经进入了展览的时代。

我喜欢……喜欢,也因为是自己喜欢的东西,才能学会从灵魂深处去对话。

  宇文家林:对。

行书从二王的入手!

  宇文家林:境界是一个不断变化的东西。它不叫达到了,它叫慢慢地靠近,心中有这么一种也可以叫理想吧,在不断地靠近它。“达到”这个词汇,给人的感觉是一种攀登,到达目的地的感觉,它不适合表达传统文化的这种境界。我觉得就是慢慢地靠近它,更加纯净,更加自然。

学二王的目的是理解魏晋书法的追古、严谨、儒雅,确立对书法艺术的主流审美。
图片 11我认为学书法起点要高,你只有学经典,以顶峰为目标,向典范学习,才能不断进步,才能不被各种思潮误导。

  江苏省国画院江苏省书法院专职书法家

行草这个概念是当下人的习惯叫法,没有史料依据可查。我认为,学书要纯,要么就学行书,要么就学草书,不要学不伦不类的行草书。

  记 者:跟您的性情更近一点?

以上为个人观点,一家之言,仅供参考。

  宇文家林:应该可以这么说,特别是可以反映到这两年来,因为与书法结缘,前年考进了江苏省书法院,我本来是在报社工作的。书法改变我的生活状态。以前根本没想过让书法创作成为自己的职业,就是喜欢书写而已。

对于这个问题,我的观点是从书圣王羲之的《平安帖》、《怀仁集王羲之圣教序》入手。

  宇文家林:淡淡的放纵吧。

图片 12
图片 13
图片 14回答:

  记 者:其实草书是很张扬的一种书法。

虽然说行书书风的选择,与楷书的基础并无必然的联系,但颜体楷书的学习,多少还是有助于颜体行书的学习的。

  记 者:关于当代书法追求的展厅效果,您的看法?

相传,蔡邕传女蔡文姬,文姬传之钟繇,钟繇传之卫夫人,卫夫人传之王羲之,王羲之传之王献之、郗超、谢拙,王献之传之羊欣,羊欣传之王僧虔,王僧虔传之萧子云等。萧子云传之僧智永,智永传之虞世南,世南传之,授于欧阳询、褚遂良。欧阳询传之陆柬之,柬之传之侄彦远,彦远传之外甥张旭,张旭传之李白、徐浩、颜真卿。

  宇文家林:其实很多喜欢书写的人,过程基本上都很相似的,比如说先写一写楷书啦,写一写隶书啦,写一写行草书啦,等等。就自己而言,选择适合自己的一条书法之路真的很重要。慢慢写,慢慢想,再慢慢写,再慢慢想,不着急。所谓书写风格,就像中国人,我知道我们长得很不像,但是老外看我们,一看就说这两个家伙长得很像哦。这就是中国书法,和而不同。大方面很相似,细部是不同的。中国书法的基础是汉字,汉字有规律……您姓什么来着?

本人从小以吴昌硕的石鼓文及行书为主线下手学习的(为了提高绘画的线条质量,必须学习石鼓文,吴昌硕一派的弟子们石鼓文都不弱的原因所在)。

  宇文家林:不一样。帖学的用笔很丰富啊,这个里面的内容很多,很丰富。

吾服食久,犹为劣劣。大都比之年时,为复可可。足下保爱为上,临书但有惆怅。知足下行至吴,念违离不可居。叔当西耶。迟知问。

  宇文家林:不是突破口。是因为喜欢,可能靠自己的性情更近一点。

就行书而言,有两条发展线索,一是王羲之的二王书风,二是颜真卿的雄强书风。
图片 15

  记 者:帖的用笔跟碑不一样?

由于每人的性格,脾气,审美情趣,文化修养不同,各人要尽可能选自己喜爱的来临习。凡自己喜欢的范本,必对之有性趣,有感情上的动力,自然就能学好。有喜欢粗犷雄浑的《东方朔画赞》,《麻姑仙坛记》。有的喜欢瘦劲谨严的《九成宫》。有的喜欢秀逸潇洒的《雁塔圣教序》。喜欢平和含蓄的可学《集王字圣教序》。等等。亦不可强求于某一家。

  记 者:宇文老师您今年多大年龄?

学任何书体,魏晋书法,二王书法是绕不过去的必学范本。

  宇文家林:怎么讲呢,应该是顺其自然吧。书风这个东西,你是不可制造的,怎么好制造呢,你根据你的状况去书写吧!

(图片放在最后)

  记 者:给我说说您为什么是快乐的书写者呢?

  记 者:等于说要把这个打通了。

另外,用笔上还是有一点飘了,不够沉着,尤其是撇画收尾的时候,没有能够留住笔。整体这种很尖的收笔也太多了,看起来有一种扎人的感觉,书法里,尤其是颜体书法里是忌讳这个的,颜体讲究饱满、浑厚、用笔扎实。

  宇文家林:就是让你知道,这东西它怎么发生的,怎么来的,它的来龙去脉,它从那个点到这个点上,为什么?这都是很有启发的。让你去学一种正大气象,可以靠得近一点,慢慢追上去。

后来我又学黄山谷、米南宫。黄庭坚的书法长枪大戟,以险取胜,笔法简单,线条硬朗。近几年我专攻米䒥,米襄阳是仿二王高手,集古之大成者,他的字传承了魏晋古风,甚至有简书、汉隶的影子,学他的书法可以丰富笔法,拙中见雅,古中见新,能体会书写的灵动与快感。

  宇文家林:1966年生人,属马的。

图片 16

  记
者:书评家对您的评价是力究帖学,还善于把同类型的古贤做横向的比较,就是您在研究书法的过程中,您经常善于把这些古人作这种横向的比较吗?怎么比照?和谁比照多?得到什么样的启发?

以古为师,取法乎上,我的建议应从王羲之《圣教序》开始临摹、学习,这是大众共同推荐的学习的板本,也是比较易掌握的书体。

  记 者:我姓贾。

谈一点关于草书的问题

  宇文家林:就是用笔啊,笔法。

由于我的情况比较特殊,从小围绕着吴昌硕的字画艺术而学习。养成了特别喜欢浑厚并追求气势一路的风格,因此只能谈点个人经验了。

  记
者:淡淡的放纵?这些淡淡的放纵放在您的行草里头,能酣畅淋漓地体现出来吗?

所以学习王字不会有任何问题。

草书,分章草和今草。今草,又分大草(狂草)和小草。《现代汉语词典》、《书法大字典》等工具书中,都没有对“行草”的解释。

回答:

有人说把二王当偶像当导师,可以把米芾作老师作师兄。我从学米芾后对二王有了更深的理解,书法有了很大的提高。
图片 17米芾的代表作有《苕溪诗帖》和《蜀素帖》,学他后期的作品要注意,集古更严重,而且有刻意炫技的嫌疑。

一是颜体行草书,其经典法帖有《祭侄文稿》《祭伯父帖》《争座位帖》等,其共同特点是丰腴厚重,苍涩雄强,风格与其楷书类似。

所以,学习了颜楷,我觉得行书有两个方向可供选择。
图片 18

颜体是书法风格中一个大展示,学习了颜楷,不如直接学习颜真卿的行书,一般来说学谁的楷书就学谁的行书,是比较容易上手的,因你掌握了他的一些用笔规律和楷书的笔法笔墨技巧,如你又换写其他家的行书,总是又隔了一层。《祭侄文稿》拙朴苍劲,字的情性与书写者的情性相合,好比心心相印,必能更深地体会其中的妙处,从而接受得更快,更多。

我想各人的喜好不同,审美不一样,选择的书家法帖也会有区别。但不管怎样,我认为一定要学古帖,晋人尚古,宋人崇个性,所以我只学宋以前的法帖。

谢邀请:

谢谢悟空官方的邀请

回答:

学习书法不从晋人的字入手,最终都是“野路子”。

首先,难于书写。草书强调使转,在使转的过程中要求字中有笔,气韵贯通。也就是说,在书写过程中要有起承转合,要求顿挫有致;生动灵活,又不失法度。换句话说,草书是有着严格界定的,并不是随便画圈,任意发挥;更不是随便涂抹,越乱越好。而且同时要求楷书的基础必须扎实,楷书写不好,不懂笔法,草书就无从谈起,就真的把草书写飞了。再有一点就是要使用丹田气,丹田气出不来,写出来的线条就没有力度。书法中所说的力度不是通常理解的肌肉的力量,而是指气力,气息托不住,通篇气韵就不能贯通,字形就显得绵软无力,墨都浮在纸面上,这就是匠书。那么,如何才能使丹田气达到笔端,这是一个难点,需要长期训练才能做到。

书法是一门综合性很强的艺术,反映的是一个人的整体素质。同样需要漫长的学习过程,需要有水滴石穿的精神;水平的提高是一点一滴的,甚至是不知不觉的。通过缓慢的积累,长期的积淀,最后才能水到渠成。类似于突飞猛进、急功近利、神童、速成这一类东西,不属于艺术范畴。切记,从事艺术研究一定要耐得住寂寞。

然而,书法是一门综合性很强的艺术,前代的任何一个书法家都不是专门的写字匠,而都是大学问家。因此书法离开了文化是不行的。后面附两篇文章具体说明一下。

涉及楷书时,本人选择的是颜真卿后期风格与苏东坡,他们俩人的雄壮豪迈书风我喜欢。

其次,难于辨识。普遍认为草书难认,通篇看上去也不认识几个字,不知道写的是什么。其实草书的书写是有严格规范的,甚至比楷书还要严格。草书创立初始是为了应急,大都是在战争中,由于事情紧急,用隶书或楷书书写比较慢,所以就创出了草书的写法。从这个意义上讲,草书有潦草的意思,写起来要方便快捷。换句话说,草书从创立之初就是一种应用书体,应用就必须有严格的规范,潦草不等于随便糊写乱画,如果那样,通信双方就都不认识了,书信也就失去了意义。所以说草书是可识的正常书体,只是有两个要求。一是要求书写者提高自身素质,严格规范书写,不可任意乱涂乱画;二是要求欣赏者具备一定的草书知识,学认一些基本的草书字符。

行草书的结体变化无穷,本身没有固定的法式,为了在学习、临摹过程中少走弯路,要多观察,多领悟,力求血脉通达,行气流畅。

这是王羲之《十七帖》中的一部分。大家知道《十七帖》是由王羲之写给友人的许多书信拼接而成的。对于学草书的人来说,《十七帖》是无论如何也绕不过去的一本最正宗的范本。毫不夸张的说,没有临过《十七帖》的人,就不能称之为会写草书。那么,同样学习同一本帖,不同的人差别就大了。先看一下这封信的内容。

最后,难于欣赏。有不少人认为草书容易写,因为好蒙人,反正也看不懂,也不知道写得好还是写得坏,甚至认为越乱越不认识就越好。不像楷书,每个人不管懂不懂都能说出一二。其实不是这样,真正的草书是非常吃功夫的,很能反映一个人的艺术灵性。欣赏者面对一幅草书作品,首先要看是否有深厚的传统功底,然后通篇气韵怎么样,是否贯通。而且要想写好草书,楷书必须同时写好,只有这样线条写出来才扎实。有没有楷书基础一看就知道,没有楷书基础的人,字写出来墨在纸面上浮着,线条只是在纸上画圈,留不住笔。草书贵在凝重,楷书贵在灵动。草书写草了非常容易,不需要功力,随便一划就行,但写出来有分量就难了。有一些人为了掩盖功底的薄弱,采用浓淡墨变换的方式,追求一种视觉效果,线条写出来哆哆嗦嗦,像麻绳一样,通篇连成一片,显得很热闹,认为这就是草书。其实不然,这不是艺术,充其量也只是技术。这不属于书法范畴。近些年来,书法协会的所谓书法大都是这种面貌,或者说叫所谓的展览体。书法协会本来应该代表着书法的最高水平,现在却成了书法艺术的直接破坏者,这真是一个奇怪的现象。这个协会现在已经成了到处招摇撞骗,吹嘘蒙钱的组织。我多次提出解散书法协会,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对于欣赏者一定要辨清什么才是真正的艺术,不要被假象蒙蔽。只有这样才能真正体会到艺术带来的享受和愉悦。

原文:计与足下别,二十六年于今,虽时书问,不解阔怀。省足下先后二书,但增叹慨。顷积雪凝寒,五十年中所无。想顷如常,冀来夏秋间,或复得足下问耳。比者悠悠,如何可言。

图片 19
图片 20回答:

建议题主应侧重学《怀仁集王羲之圣教序》。如果下功夫把《怀仁集王羲之圣教序》学好、学精了,那你的“行草”梦就实现了。《怀仁集王羲之圣教序》虽是集字成碑,但绝大多数字都是王羲之的书法真迹。

问题:学习了颜体楷书,想继续学习行草书,应该从哪位书法家的行草入手?

回答:

临帖是学书法的一个重要环节,不临帖就谈不上学书法。那么,如此重要的临帖和一个人的文化修养到底有关系没有?表面看起来好像没有。通常理解,临帖就是照着字帖的样子依葫芦画瓢,模仿下来就行了,和有没有文化甚至认不认字一点关系都没有,反正写像了就行。其实不然,临帖并不是这么简单,在所谓的像和不像之中存在着很大学问。为了说明这个问题,我用一个实际例子让大家感受一下,然后再具体谈。

楷书和草书这两个不同的书体,既有区分,又有关联。要想学好书法这两个书体都要同时写好,单打一是不行的。楷书贵在灵动,草书贵在凝重。没有楷书的基础,草书就真的飞起来了;不会写草书,楷书又容易写得僵死。具体到学哪一家,这要根据自己的喜好而定,无论是楷书还是草书,字帖都非常多。以我个人的观点,要学唐以前,尤其以魏晋南北朝为主。

草书是书法中比较难的一种书体。其难点就在于难于书写,难于辨识,难于欣赏。

文化修养在临帖中的重要性

希望这些对你有帮助。

更多文章,敬请关注千年兰亭。
图片 21

我是先学大王的《兰亭序》、《二谢》、《初月》、十七帖等手札,再学献之的《鸭头丸帖》、《送梨帖》、《玄度帖》等尺牍。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