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剧场三月,手提箱包装工

  3月4日至10日,两家以色列国家剧团的代表作将在首都剧场分别演出3场。以色列卡梅尔剧院是以色列最优秀的剧团之一,创建于1944年,迄今为止已成功上演500多部式样丰富的舞台作品,是一家多产且多元的国际一流剧院。该剧院因《安魂曲》一剧被国内观众熟悉,该剧充满想象力的诗意演出给中国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也创下了三次受邀赴华演出且场场爆满的奇迹。本轮邀请展演,该院带来一部现代题材的作品——《手提箱包装工》,该剧首演于上世纪八十年代,由《安魂曲》的编剧哈诺奇·列文执笔,是其早期喜剧的代表。该剧几乎没有布景,甚至没有完整的中心故事,编剧截取了特拉维夫郊区5个家庭的5个生活片段,22位演员们拿着手提箱,推着移动阳台,在舞台上反复穿梭,日常生活和送葬队伍在空旷的舞台上交叉出现,编剧以心理学家的洞察力和诗人的想象力,勾勒出现实的残酷和冷漠。该剧被认为是列文所擅长的“邻里关系”系列剧的典范,剧中五个家庭的五种亲子关系更是淋漓尽致地描绘出了父母对孩子无私的爱,和孩子为了生活对父母造成的难以改变的伤害,令观者扼腕叹息,难以平静。

  以色列两部话剧近日参加了北京人艺举办的“2013首都剧场精品剧目邀请展演”。由盖谢尔剧院演出的《唐璜》是法国戏剧大师莫里哀的代表作,该剧的舞台呈现极具想象力。卡梅尔剧院的《手提箱包装工》是被誉为“以色列的良心”的剧作家哈诺奇列文先生的作品,图为该剧演出剧照。

图片 1

  今年3月北京人艺《茶馆》将前往南方三地巡演,闲下来的首都剧场则将如约举行“2013首都剧场精品剧目邀请展”,为北京观众带来两部来自以色列的精品及三部上海话剧艺术中心的精心之作。

图片 2

  无论《安魂曲》也好,《手提箱包装工》也罢,列文并不是以一种批判形式来讲述人与人之间的隔阂与冷漠,而是以一种同情的心态来讲述众多小人物的“事”与“情”,“生”与“死”。同时,他也把这种同情的胸怀通过诗意的舞台空间表达出来。他既恨人类不懂得什么是“生”,不懂如何去“爱”,不懂什么是“死”,又爱人之“努力”,人之“勇敢”,人之“伟大”。他对人生的理解微缩进人生悲喜的长短句,要怎样的练达与通透,才能在缄默的自话中,欲说还休。

图片 3

  同《安魂曲》一样,这部戏也是围绕着“社会小人物”展开,以以色列旧居民区为视角,向观众展示了五个家庭的生活片段,整剧穿插了八个葬礼,谱写了一首旋律哀伤的“情感之歌”,再现了列文戏剧所关注的亲子冲突,让观众深陷戏剧本身,难以自拔。

图片 4

  剧中的人们挣扎在生死之间,不明白何谓生死,既放不下对生的渴求亦怀着对死的恐惧。他们害怕死亡,躲避死亡,殊不知死亡是生命的终结,也是生命历程的一部分。他们贪恋着生,贪恋着世间的美好,却浑然不知这种生比死还痛苦。

  剧中唐璜的扮演者萨沙·杰米多夫是以色列当红偶像,除戏剧之外,出演了众多电视电影作品,在以色列有着极大的票房号召力和社会影响力。另外,该剧的舞美设计别有新意,极具张力。几块白布瞬间转变成蔚蓝大海,而帆船一转身即成居民小楼,红与黑交错的主色调展现了浓烈的异域风情。

  北京人艺从建院之初,就奠定了自己“文学剧院”的传统,“精品剧目邀请展演”在剧目挑选时,也紧跟这一传统,首重“剧本”本身。

  另外,3月13日至3月31日,首都剧场还将和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合作引进三台剧目,分别是国外经典法庭话剧《原告证人》、现代题材原创舞台剧《资本·论》,2012话剧金狮奖作品《活性炭》,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将协同老中青三代艺术家们赴北京人艺展演。

  “黑色喜剧”把话剧艺术提高到诗的高度

  与卡梅尔剧院相比,以色列盖谢尔剧院的历史尚短,但也颇具特色。如果说卡梅尔剧院的《手提箱包装工》解答了没有故事的戏怎么演,那么盖谢尔剧院的《唐璜》则解答了耳熟能详的老戏如何新作。西方花花公子唐璜的故事家喻户晓,在盖谢尔剧院的此次演出版本里,导演莫尔夫不仅又进一步放大了唐璜的反抗精神,还不惜笔墨地刻画了时代的新“唐璜”们,讽刺了那些愤世嫉俗、自私自利,一切以自我为中心,一切以快乐为标准的伪唐璜。

  特别是每届国际戏剧展演的作品,注重剧本的“文学思想性”是它们共同具备的一种特质。这样的选择并不是让戏剧文学化,而是让戏剧有机会回归到最本质的属性及其不可替代的作用上:用悲悯的情怀极大地安慰人的心灵,使人的精神获得极大地满足,在戏剧上得到共鸣。

  国外经典法庭话剧《原告证人》由阿加莎·克里斯蒂亲自执笔,改编自她的同名短篇小说。本剧充分继承了上海戏剧强于制作海外翻译作品的艺术特点。在演员阵容上既有老一辈表演艺术家许承先、曹雷等,也有中年台柱吕凉、宋忆宁、杨溢等,而且还齐聚了新生代青年表演骨干贺坪、刘炫锐等。由喻荣军编剧、何念导演、田水担任复排导演的原创舞台剧《资本·论》,创作灵感源自马克思著作《资本论》,是一部集创意、品质、多元于一身的话剧。小剧场话剧《活性炭》,由喻荣军编剧,吕凉导演,讲述了现代都市中两位刚刚离婚的都市白领,因为老岳父突然赴沪看病,而只得继续伪装成夫妻。老父亲的介入,使这对年轻人再次拥有面对面的机会,最终打破心结、破镜重圆。

  除剧本的“文学性”之外,“以色列戏剧的中国制造”也是该戏的一大亮点。无边的黑色是整个舞台的基调,如同中国画中的“留白”。
这样的舞美设计不仅可以把空间留给演员更好地展现人物的精神世界,还把想象空间留给了观众。当观众置身于剧场,留白的舞台让他们更关注演员的表演和台词本身的深意,会通过故事情节勾起他们不尽的遐思,唤起他们旷远的想象空间,让心灵深处感悟出一种舒缓畅达的意境深远。该剧的道具也非常少,但极有特点,在不同角度与剧作主题有着紧密的联系,每个“小阳台”表面上都代表着一个家庭,但深层次剖析,它又代表着人们感情的间隔与交融。母子被“小阳台”所间隔,也象征着他们亲情上的距离。邻里之间每个“小阳台”的相互连接,也象征着他们感情的进一步交融。这样“简洁、干净”的舞台定会更好的烘托出该戏的意境与主题。

图片 5

 
以“名院、名剧、名导演”为引进剧目标准的首都剧场精品剧目邀请展演再度拉开帷幕,3月4日至3月6日,曾因演出《安魂曲》被中国观众所熟识的以色列卡梅尔剧院,将携其又一精品之作——《手提箱包装工》登录首都剧场,演出3场。随后,作为邀请展演的另一组成部分,以色列盖谢尔剧院将在3月8日至10日为北京观众带来世界级经典戏剧——《唐璜》。

  《手提箱包装工》通过每个家庭的故事,对“生与死”进行了不一样的解读:沙巴太活着却得不到亲女儿们的关心,他生病无人关心,失业被女儿们讥讽,他最爱的人伤他最深;莫尼亚活着却不得不为了妻儿放弃自己挚爱的母亲,内心的自责就像一把刀一样扎入他的心脏,他痛苦,他无助,但是他却没有办法。对于他们来说,与“生”相比,死亡才是最好的救赎,所以他们看似悲凉的葬礼,是他们生命得以超脱的仪式,也是人对生命最后的无助赞歌。

王雨晨摄

  解读“生与死”开掘“人性的富矿”

  戏剧文学性的再度回归,哈诺奇•列文戏剧再现首都剧场

  舞台空间展现“以色列戏剧的中国制造”

  哈诺奇•列文是以色列最优秀的剧作家,他的黑色喜剧多产而富有争议,有很强的对人物心理的洞察力,又极具诗意,能带给观众很大的震动。他的戏剧创作以写小人物故事居多,都是根据以色列的现实有感而发,所以在以色列赢得了广泛的共鸣,被称为“以色列的良心”。《手提箱包装工》是列文不朽著作之一,它是一个将深刻寓于黑色幽默中的作品,语言诙谐幽默,却将人与人之间的“情”和世间最难以解析的“生与死”表达的淋漓尽致。

  2004年,哈诺奇•列文的剧作《安魂曲》被国话邀请首度来华演出,无论是圈内外都引起巨大轰动,掀起国际戏剧热潮。除了卡梅尔剧院演员精彩的演出之外,列文的剧作本身给观众留有很深印象,他大部分的剧作都是基于以色列社会创作,但具有超越地域的普遍意义,极具戏剧文学性。在项目商谈之初,卡梅尔剧院给人艺众多剧目选择,但最终人艺还是选择了列文先生又一经典之作——《手提箱包装工》,因为这部剧作极具文学思想性,他以最清晰、最残酷也是最幽默的、最深刻的方式讲述了人类的生存状况,他的剧作善于提出问题,让观众在看戏的同时,自觉地明白“生之无奈、死之悲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