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一东方之珠秋拍,苏富比嘉德保利东方之珠献艺三国

   
2013秋拍的第一轮,将由苏富比与嘉德、保利三大公司在国庆期间的香港上演“三国演义”。来自书画拍卖重镇北京的嘉德、保利抢滩香港已满周岁,此番挟南下的余威在香港借“大观——香港之夜”专场、中国艺术重要专场推出重磅书画作品,大大加重了书画拍卖在香港的戏份。面对内地“大腕”的抢戏,坐镇主场的苏富比如何应对,值得玩味。
   
如此“三国”角力,使今年秋拍书画板块的行情更加厚实,也使首轮拍卖发出不同层次的信号。
    目标相同路径不同    
身为秋拍第一轮的参与者,力推精品是三家公司不约而同的策略。其中,嘉德动作最大,不仅首次推出油画雕塑板块,更以“宫廷艺术”为主线,推出包括中国书画、油画、瓷器、家具、工艺品等几大门类拍品的“大观——香港之夜”专场。而保利也不甘示弱,推出包括中国现当代艺术、中国当代水墨、中国古代书画、中国近现代书画以及珠宝与钟表五大领域重要拍品的中国艺术重要专场。苏富比则恰逢亚洲40年,也为这个大庆的日子特地推出了夜场拍卖。
   
不过,三家公司在业务上各有侧重,选择的策略也不尽相同:嘉德、保利处于市场开发阶段,忙于品牌塑造,因此对业务强项书画,自然会做足文章。尤其是嘉德,更是兼顾长期目标和短期效应,既为了眼下的拍卖,又着眼于品牌的打造;而保利的方法十分相似,但立意稍逊。至于占有主场之利的苏富比,其擅长的瓷器工艺品部分可谓重磅拍品云集,而特地推出的夜场拍卖则仅限于现当代亚洲艺术,相对而言,书画专场就显得阵容平平。
   
结果是相同的精品战略,因为各自的业务侧重点,在书画板块出现完全不同的局面。
    重磅精品夺人眼球    
保利的策略相对简单,尽可能拉开战线:中国古代书画专场推出文人手卷册页专题和红金扇面专题,焦点拍品有王武
《花卉册十开》、蓝瑛《青绿山水轴》等;近现代书画则有《屑锦集》及岭南四杰;当代水墨则分为“中国当代经典水墨”和“中国当代新水墨”两个板块。至于中国艺术重要专场中,古代书画有“吴中写真妙手”陆灿的绝世佳作《为穆大展绘摄山玩松图卷》,还重磅推出董邦达之《西湖十景册》等顶级画作;近现代部分有张大千《观音大士》以及徐悲鸿的《秋风万里图》;当代部分则呈献刘丹力作《翦淞阁藏太湖石》以及徐累的代表作《龙马会》。
   
而嘉德则精心挑选,仅从其进入夜场的作品就可见主办方的苦心:首个夜场围绕“宫廷艺术”大做文章,既包括北美“碧湖山庄”珍藏的南宋杨皇后《楷书清凉境界七绝》团扇与宋理宗《楷书浅沙流水联句》册页;还有《秘殿珠林》著录张为邦《下元灵佑图》,《石渠宝笈》著录张照《行书御制诗》;更有张学良“定远斋”旧藏钱维城、董邦达、弘旿山水精品等。嘉德书画部经理戴维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大观”夜场已成为嘉德自己的品牌,现在立足香港为全球买家服务,因此把内地成熟的品牌延伸到香港地区,体现嘉德的品质与经营理念。
   
戴维强调,香港拍场的拍品都来自海外征集,跟嘉德进入香港之前相比,与海外客户接触的频繁程度不能同日而语。许多作品征集自那些著名的海外收藏家,如费子彬、候碧漪伉俪珍藏,胡汉民、胡木兰父女珍藏,吕霞光、马德兰伉俪珍藏等等,这类藏品的特点是有趣、好玩、耐看。他表示,通常难觅踪迹的傅抱石作品这次有6张上拍,其中的《琵琶行》,创作于重庆金刚坡时期,曾经英国著名藏家“水松石山房”收藏。他还特地谈到了台静农,因两岸关系的历史原因,像张大千一样近年来才受到关注,嘉德这次为其推出了专题拍卖“沉郁劲拔——台静农的书法世界”。
   
相比之下,苏富比的书画专场并无特别重磅的拍品,尽管如此,苏富比书画主管张超群,还是推出了多个拍卖专辑,其中包括清代书法家的专辑。他对记者称,这些人既是书法家,又是收藏家,从道光一直到光绪,把他们串联起来可以看到他们彼此之间的关系,也可以看到他们收藏的系统性。他们中有的官位很高,有的是著名画家,但专辑里并不强调他们的地位,而是看他们收藏方面的参与、涉及的范围是否广泛。他们都是以藏会友,奠定他们在收藏书画、碑版等方面的共同兴趣。
   
对秋拍前景,张超群的态度是谨慎乐观——今年春拍的书画行情还是比较平稳,可以说是一个反弹,但其未来能否再往上行还要多观察,这么短的时间还不能下结论。但大家已经比较踏实,已经看到曙光。而戴维则表示,今年的选择拍品要求更严。现在的行情对作品的品质、对专家的素养、公司的声誉都是一个考验。不过他有信心能拍好,因为这些拍品特别、新鲜、价格便宜,而拍好了,市场就会更有信心。

  2013秋拍第一轮由苏富比、嘉德和保利在香港上演,已经尘埃落定,三大巨头的拍卖结果尤其是苏富比所创下的多项拍卖纪录,让业界人士惊呼艺术市场又迎来了“亿元时代”。其实,此次三大拍卖行香港争霸必将对中国艺术市场带来深远影响,必将促进艺市趋暖,并不仅仅限于这天价纪录。
  首先,由于苏富比、嘉德和保利的“三国演义”,2013首轮秋拍有了更大的影响:苏富比在香港主场高举精品策略,尤其是别出心裁地力推“亚洲40年”夜场,集中了20世纪中国艺术、亚洲当代艺术以及东南亚现当代艺术的60余件精品,以11亿港元的辉煌成绩取得亚洲夜场拍卖的新纪录,还创造了曾梵志、赵无极与刘野等一线市场明星的拍卖新纪录。
  与此相比,中国嘉德与北京保利则选择了同中有异的商业策略:他们的相同之处是特意推出了门类齐全、面向高端买家的精品专场:嘉德复制了其在北京主场已经成功建立品牌效应的“大观”夜场,力推“大观――香港之夜”,而保利则推出了“中国艺术重要专场”。不过两家公司却有不同的商业策略:嘉德从一开始就稳扎稳打,可谓一步一个脚印,这次推出的“大观――香港之夜”虽然也面面俱到,但以“宫廷艺术”为主题,拍品仅17件,结果取得成交总额1亿港元的成绩。而保利从去年秋季的首拍以来一直追求规模效应,这次秋拍更是传统的三大板块与洋酒、珠宝与手表等新门类同时发力,其“中国艺术重要专场”也是囊括了各大项目,甚至包括手表、珠宝门类的精品,结果整个专场拍出2亿港元的总成交额。
  值得注意的是,3家公司之间的竞争形成了明显的合力。苏富比主场上:亚洲40年夜场3个门类都表现出色,曾梵志的《最后的晚餐》更是以1亿港元创造了亚洲油画的拍卖纪录。与此同时,赵无极、刘野等顶级市场明星也刷新了个人拍卖纪录,全场总成交额则高达11亿港元,创造亚洲夜场拍卖的新纪录。而在这个夜场之前,嘉德与保利相继举行的油画雕塑专场也取得佳绩,尤其是嘉德,在香港首次推出油画板块的专场拍卖,结果35件拍品取得了总成交逾1亿港元。因此,细心的市场观察者不难发现,当代艺术一方面已形成曾梵志、刘炜、刘野与周春芽等新一代领头大哥而再度活跃,整个油画板块也已经进入活跃期。而香港首轮拍卖中3家公司共同形成交集的,恰恰是这个板块。随着秋拍此后进入嘉德领衔的北京第一轮与保利领衔的北京第二轮,油画板块一定会继续有出色的表现。
  当然,仔细分析香港第一轮秋拍的结果,你会发现3家公司在书画板块上的不同表现:苏富比的书画专场拍得不错,却没有什么重磅拍品,更不会有拍卖纪录,而嘉德和保利则都推出了重磅拍品:如嘉德的夜场中张为邦《下元灵佑图》以3335万港元成交;保利的书画更是全面铺开,同时推出古代书画、近现代书画与当代水墨三个专场,董邦达作品《西湖十景册》在其“中国艺术重要专场”上以3000万港元成交。这样的结果,一方面表明苏富比的书画拍卖是其弱点,还无法与客场挑战的嘉德、保利抗衡;另一方面也表明,书画板块本身仍处在行情调整的困境中。
  相比之下,苏富比的瓷杂板块表现格外出色。苏富比40年前就以瓷器拍卖抢滩香港,近半个世纪的经营形成其在瓷杂板块强大的品牌号召力。与其相比,嘉德与保利虽然各有自己的布局和擅长,但远未成为苏富比等量齐观的对手。如果说,那件明代成化青花宫碗破亿成交不出意外,那件“明永乐鎏金铜‘释迦牟尼佛’坐像”以2亿港元的成交价刷新中国雕塑世界拍卖纪录,则实属意外。这样的意外佳绩能否使瓷杂板块强劲反弹,有待观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