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师的逸闻,大千居士调侃齐纯芝画的蝉

图片 1

文/一休道

  1934年,张大千在北平时曾画了一幅《绿柳鸣蝉图》赠给名收藏家徐鼐霖。画上是一只大蝉趴在柳枝上,蝉头朝下,蝉尾朝上,作欲飞状。齐白石在徐鼐霖家作客时,见到了这幅画,便说:“大千此画谬矣!蝉在柳枝上,其头永远应当是朝上的,绝对不能朝下。唉,可惜,可惜,这本来是张好画,可惜方向给画反了!”后来,徐鼐霖把齐白石的意见转告了张大千。张大
千 听后,虽然没有说什么,但心里却很不服 气 。1939 年抗战爆发后,张大千

儿子、画友数人在四川青城写生。那时正值盛夏,住处附近的蝉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张大千想起齐白石的说法,不禁跑出屋外仔细观察。只见几棵大树上密密麻麻爬满了蝉,绝大多数都是头朝上,只有极少数的头朝下。张大千这时想到齐白石的话,不禁大为感佩,但是尚未完全明白这其中的道理。
 

张大千

齐白石,中国着名的国画大师,很多人都知道他的虾,但是他的《山水十二屏》更是以9.315亿元的高价成交,成为了目前为止中国最贵的一件艺术品,并且这也是唯一一幅进入到世界“一亿美元俱乐部”的中国作品,可见齐白石作为中国的国画大师就是实至名归。

 

齐白石

图片 2

  1945年抗战胜利后,张大千回到北平,特地拜访探望了齐白石,并专门请教齐白石这个问题。齐白石说:“大千先生,你问得好!画鸟虫么,看起来貌不起眼,但必须要有依据,观察确实,方不至于闹出笑话,就拿蝉来说吧,因其头大身小,趴在树上,绝大多数是头在上,身在下,这样子重心稳固,方才可以站得牢。如果是在树干上,或者是在粗的树枝上,例如槐树枝、梨树枝、枣树枝之类,蝉头偶尔是头朝下,也不足奇。因为这些树枝较粗、较硬,蝉即使头向下,也还可以抓得牢。但是,柳树就不同了,因其又细又飘柔,蝉攀附在上面,如果头在下身在上,那它就会呆不稳了,准得要掉下来。所以,我们画一张画,无论是山水人物花鸟,还是走兽虫鱼,都必须要有深刻的观察体会,并牢记在心,然后才能够动笔作画。这样,才能够充分表现出所画对象的真实姿态和它们栩栩如生的气韵风格。”大千听了齐白石的这番话,恍然大悟,对齐佩服得五体投地。

齐白石暗暗拉了张大千的衣袖,悄声说道:大千先生,不论大虾小虾,身子只有六节,可不能多画、少画!张大千听了,既惭愧又感激,便在画上又画了水纹和水草,把节数不准的虾身一一遮掩了

很多人都认为齐白石擅长画花鸟草虫,尤其是虾更是无人能及,但是他的其他动物一样画的惟妙惟肖,而我们今天就来说一说他画的蝉吧!齐白石的蝉画了一只卖了8个亿,而这幅画能够卖出如此的天价,不仅观众们会有质疑声,就连同行的画家也有不甘之心,而关于齐白石的蝉其实还有一个小故事呢。

齐白石与张大千是两位杰出的中国画大师。两人相识于北平画坛,时间大致是上世纪30年代。不过,虽有交往,却不太深,而且彼此互有成见,齐白石就曾三刺张大千。

图片 3

有论者说,张大千的画风变革可分为三个阶段:师古人、师造化和师我心。而在最早的师古人阶段,张大千公然作伪,给自己留下了一个抹不去的污点。那时,张大千临摹古人画风,师谁像谁,尤以临摹石涛为甚,造假水平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张大千作伪,让鉴别家、收藏家头疼不已,齐白石也深感不满。一日,齐白石在家作画,女佣送上一张名片。齐白石见过之后,说:你只说我不在家。当时,一旁的弟子见名片的主人是张大千,便插言:此公是学大涤子石涛的名手,老师何不出去谈谈?齐白石一边调色一边说:这种造假画的人,我不喜欢!就这样,张大千初访齐白石便吃了闭门羹。

除了齐白石以外,中国还有一位国画大师张大千,张大千的作品也算是个中翘楚,而且同样对画蝉有研究。这两人有一次被徐悲鸿同时请到家里去做客,而三个画家待在一块能做什么,自然就是切磋切磋画技了,于是在粗茶淡饭之后,徐悲鸿就像留下两位大师的墨宝,齐白石画了他最擅长的虾,很快就画完了。张大千则是想要模仿齐白石的画,于是就学了他的蝉慢慢画。

抗战前夕,张大千将一幅《绿柳鸣蝉图》送给了收藏家徐鼐林,画上是一只大蝉卧在柳枝上,蝉头朝下,蝉尾朝上,作欲飞状。齐白石在徐鼐林家做客时,见到了这幅画,便对徐鼐林说:大千此画谬矣!蝉在柳枝上,头永远是朝上的,绝对不能朝下。后来,徐鼐林把齐白石的意见转告给张大千。张大千听后,虽然没有说什么,心里却很不服气。几年后,张大千携长子、画友数人在四川青城写生。那时正值盛夏,住房附近的蝉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张大千想起齐白石的说法,不禁跑出屋外仔细观察。只见几棵大树上爬满了蝉,其中绝大多数都是头朝上,只有少数的头朝下。而另外几棵柳树上,趴在柳条上的蝉,则无一例外地头朝上。这时,张大千才由衷叹服齐白石致广大、尽精微的艺术功底。

图片 4

抗战胜利后的一天,同在北京的齐白石、张大千受徐悲鸿邀请一起吃饭。徐悲鸿的夫人廖静文亲自下厨,饭菜很可口,几人觥筹交错,言谈甚欢。饭后,齐白石乘兴挥毫,用墨画了三朵荷叶,又用红色画了两朵荷花,送给廖夫人,以示答谢。张大千应廖夫人之请,在画上再添几只小虾,在水中嬉戏。张大千画得入神,手舞笔飞,全然不在乎虾的节数,不是多画了就是少画了。这时,齐白石暗暗拉了他的衣袖,悄声说道:大千先生,不论大虾小虾,身子只有六节,可不能多画、少画!张大千听了,既惭愧又感激,便在画上又画了水纹和水草,把节数不准的虾身一一遮掩了。

最后当张大千画完以后,就请齐白石来点评点评,而齐白石也毫不客气的就指着他的画说道,画错了,因为他的蝉头应该是向上的,而不是朝下的,但是张大千听了也是将信将疑的。之后张大千又看到了齐白石的一幅蝉画,里面的蝉头就是朝下的,于是立马和身边的朋友嘲讽齐白石,看他自己不也画的一样吗?

张大千后来走上正道,造诣了得,对齐白石的批评意见,也深以为然,虚心采纳,并终生引以为戒。他还结合自己与齐白石的艺术交往教育学生:艺术创作务必了解物理,观察神态,体会物情。而齐白石三刺张大千,也让我们领略了齐白石刚正不阿的人格魅力、认真细致的敬业精神和实事求是的思想境界。

图片 5

编辑:陈荷梅

而这件事情最后让齐白石知道了,于是派人传话张大千那天所作的蝉画之所以是错的,是因为他所画的枝条是柳枝,而蝉除了柳枝在其他的树上一般都是头朝下。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张大千表示不信,开始观察各种树上的蝉,而最后也真如齐白石所言,可见齐白石对于生活的观察有多细致。

图片 6

而那些曾经质疑过齐白石蝉画的人们,当把这幅画放大4倍之后再看就会明白了,我们都知道画蝉的精髓就是在它透明的翅膀上面,而齐白石画的蝉翅膀让人真正地感受到了什么是薄如蝉翼,重点是人们能够透过这个蝉翼还能看到蝉背部的纹理,让人感觉这只蝉不仅有立体感,而且还能感受到蝉腹部的震动以及蝉翼的灵动感,像这种活灵活现的画技8个亿真的值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